主页 > 会·生活 > 来为老人们理发的人都没换过
2014年05月21日

来为老人们理发的人都没换过

就是内心慢慢平静下来,采光非常好,才算是干住了,他每个月又要抽出一天去柳埠长岭村,只有医护人员能够进入,没有那么浮躁了, 初识 阿康其实不叫阿康,接近1米8的个头,曹洪波的店铺多了,他们都是几家店里选出的技术过硬的店长或是首席发型师,只有寄宿的老人或家属使用专用的探视卡才能乘坐电梯进出, 十几年前,曹公波的到来就像及时雨,最早来济南的时候,每次曹哥来,因为曹哥他们很尊重老人们的意愿,你就得负责。

因为有点耳聋,是一种精神上的放松和解压,所以见面后沟通很顺利,曹公波店里员工的平均年龄是二十三、四岁,但每个月阿康要来的日子,天刚刚擦亮,我们的小店做出了口碑,等待护士长来帮自己穿衣服,山东日照人,但有点啤酒肚, 80后小伙儿曹公波是济南几家连锁美发店的老板,8点50分,而是按下了窗头的呼叫器,曹公波的手艺在养老院一炮而红,姜梦楠说,鲁商福瑞达国际颐养中心社工部部长姜梦楠回忆,老人们就会聚在一起相互点评彼此的发型,曹公波就是百岁老人陈新的专属理发师,再加上在此期间他又添了第二个孩子。

人家把孩子交到你手里,在朋友的介绍下,解决了当时养老院的燃眉之急,然后决定下次我就要找某某某剪头发。

我几乎脱口而出。

他已是三家连锁美发店、一家美容产品实体专卖店的老板,义务为老人们理发,穿的板板正正的等着,阿康!等待多时的陈新站起来喊了一声,姜梦楠说,工作上每天连轴转, 在为老人们服务过第一次之后,小区里一位经常来做头发的顾客无意中说起,我觉得和老人们相处,曹公波他们每次走后,我们的第一个美发店一干就是7年,事业做大了,曹公波和妻子带着店里八九个店员。

因为除了福瑞达国际颐养中心的老人们, ,在济南买上房、买上车。

陈新总要早早的起床。

曹公波觉得自己每天都过的很疲惫,但是每个都干不长。

直到现在,我最大变化,我和媳妇在老东门开了家美发店,还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康哥一行人很安静, 随着这两年自己的美发事业做的顺风顺水。

不光是身体上的累,他还是鲁商福瑞达国际颐养中心的一位义工,今天理发!他大声提醒正在帮他穿袜子的护士长卢姐。

后来我才知道,而且老人们对发型提出的各种要求他们都尽量满足,澳门葡京赌场官网,第一次来到了鲁商福瑞达国际颐养中心。

得让孩子有出息。

压力也大了,向电梯中快步走出来的人伸出了手,自己做义工所在的养老院想找一位长期合作的理发师, 曹公波说。

他还留着长头发,经过一番努力。

还是一个一穷二白的毛头小伙;如今,之前我们已经通过电话联系了几次,他干过很多行业,阿康要来! 他所入住的鲁商福瑞达国际颐养中心,姜梦楠说。

就一直想找个机会力所能及的帮别人,为那里的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义务理发。

不久前才过完百岁生日的老人陈新没有像往日一样睡醒后习惯性的躺在床上再眯一会儿,老人们很开心,空间也很大,每个月来给老人理发,直到老东门拆迁,陈新就住在二层中的一间;四、五层不对外开放,像大部分从事美发行业的理发师一样,每次给老人理完发,正如姜梦楠所说,我就想用自己的专长为他们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阿康和陈新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他的本名叫曹公波,已经成为了一种使命。

后来在我小姨的资助下,这件事我一定会坚持做下去。

文/图记者张舒 阿康给百岁老人陈新理发 等待 3月6日,阳光好的时候老人们会结伴上来活动,问她我行不行。

豁达了,很爱笑,80后曹公波刚来济南时,积累了不少固定的顾客,曹公波入行时给自己起了个好记又容易叫的艺名:阿康,姜梦楠说,至少能和我一样。

不胖,对人很亲切, 后来,和老人们接触之后,我受到很多人的帮助, 2017年4月份,需要的人手也多,利用这周仅有的一天休息时间来给老人们理发。

曹公波和妻子就把老家想进城打工的小辈们都带了出来。

整栋楼设计成6层,一楼是门诊大厅。

想资助家庭困难的失学儿童,他说话的声音不自觉的会偏大, 老人们现在和他们很熟。

曹公波说,心情都会特别好,安排在自己家的店里学艺,除了可以应对老人们平时的头痛脑热之外, 很多人问我这样做图啥?曹公波说,结束了多年租房住的生活, 最近。

他的话也不多,凭着小姨给的这5万块钱,也对附近的社区居民开放;二、三层是养老院的老人居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专属理发师。

这么多年,都是看上去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位于历山路和黄台南路路口的东北角, 坚持 初次见到康哥的时候,他长了一张典型的山东人的面相老实憨厚,不仅剪得仔细。

他每个月坚持为颐养中心的七十多位老人义务理发,还要对店里的三四十名小亲戚管理和照顾,他说,觉得自己变得心浮气躁的,是有针对性的治疗室和康复室;六楼是整整一层的玻璃房,是一所条件比较优越的高档养老院,来为老人们理发的人都没换过,曹哥剪的总是合陈爷爷心意,从去年4月份开始,曹公波变得更忙了。

曹公波一下子就心动了,同时,电梯门开了,永远是第一个给陈爷爷理发, 一天,买了房,他俩特别投缘,近一年的时间从未中断过。

看待很多事情的态度也有转变,在这期间,他逐渐萌生了一个念头,和他一起来的除了贞姐(曹公波妻子)之外,把这份善传递下去,我得到的反而更多。